吕莳媛信仰视角看人生出境 及时道谢与行爱

「谢谢上帝,如果《出境事务所》有任何疗癒的功能,都是来自上帝的恩典跟爱!」这是吕莳媛姊妹得到今年金钟奖最佳编剧奖时,在颁奖台上众人面前「高举主名」的真情流露。

以诙谐不失庄重的手法,探讨多数人不愿面对的死亡课题的《出境事务所》,从民国96年开始筹拍,到今年(104年)三月正式在客家电视台上映的这段期间,吕莳媛经历自己的父母亲陆续从人生舞台上谢幕(安息离世);吕莳媛也从传统信仰,受洗成为基督徒,对于「生死」的议题,有了不同的「看见」。吕莳媛受访时说,要与所爱的家人及亲友生死两隔,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,她希望藉着《出境事务所》,传递「相遇时,学着爱;告别时,试着刚强」。这虽然不是件容易的事,但因着信仰的帮助,能够有「再见后,一定会再相见」的盼望。

吕莳媛信仰视角看人生出境 及时道谢与行爱

《出境事务所》剧照(吕莳媛提供)

 

剧本创作源头─圣经
「《出境事务所》的剧本以生老病死为题,佐以时而诙谐、时而睿智的对白,做了最全面的示範。」这是今年金钟奖评审对《出境事务所》获奖的评语。

要成为一位称职的编剧,「静下来」是很重要的事。吕莳媛在剧本写作期间,每当遇到肠枯思竭的「撞墙期」,她都会停下来读圣经,寻求从「老爹」(吕莳媛对主耶稣的暱称)而来的灵感。每当她将心中的焦虑和包袱都卸下给神时,就能够从拖稿的压力中得着释放,变得文思泉涌。

「我们以为原谅别人不容易,其实最难的是原谅自己;有时候我们要先原谅自己,才有能力原谅别人。」、「我们想逃离死亡的阴影,可是死亡却无所不在」、「有好的一天,也有阴霾的一天,我们要认真过得…好像每天都是最后一天」及「人生的艰难,不是在等待风暴的过去,而是考验我们,如何在风雨飘摇中,有着坚强的信念」,这些都是吕莳媛在读经祷告后,写进《出境事务所》剧本裏的对白。吕莳媛说,人永远不会知道自己在世的「最后一天」何时来到?所以要把每天都当成生命最后一天认真去「活」。

在《出境事务所》「再见就是再相见」这一集中,担任礼仪师的女主角罗晓恩(黄珮嘉饰)在执勤时意外中枪,一度性命垂危。吕莳媛在剧中,安排在罗晓恩準备进手术室前,思想这若是她人生的最后一天,她还有什幺「想要完成的事?」其中有一幕就是罗晓恩在睡前,躺在床上向上帝为着过去一天的保守和带领献上感恩。吕莳媛提到,剧中放进许多「原谅」、「和解」及「人性的挣扎」的桥段,她想要向观众表达的是:「人的一生,从来都不是我们可以完全掌控的,希望每个人临到『出境』的那天,都还保有做梦及爱人的能力。」

吕莳媛信仰视角看人生出境 及时道谢与行爱

《出境事务所》开镜礼拜

40岁转任编剧 修补亲子关係
谈论死亡议题的戏剧,在台湾商业电视台以收视率及广告的考量,从来都不是「讨好」题材,为何吕莳媛仍能坚持近十年的时间,努力「找资源」把《出境事务所》拍出来?

「就是『信仰』。」吕莳媛说,2006年她製作的《圣稜的星光》虽然获得多项金钟奖提名,但却让她赔了很多钱,连儿子也因为她忙于拍戏彼此缺乏互动,而和她亲子关係紧张。在圈内好友「齐哥」齐锡麟的促成下,年逾40岁的吕莳媛开始尝试担任编剧,为的就是把更多的时间「空出来」可以与孩子修补关係。

从民国96年到民国100年,当时还没信主的吕莳媛,将《出境事务所》(时名:微笑说再见)朝偶像剧的方向创作,但除了客家电视台之外,没有一家对这部戏感兴趣。即使是后来日本片《送行者─礼仪师的乐章》拿到奥斯卡最佳外语片,吕莳媛再向电视台提案,依旧被「打枪」退件。民国100时,吕莳媛的父亲过世,PUSH她写完第一版的剧本,等到要开拍时,才发现「经费不够」,于是又花了两年去「找钱」。

齐锡麟领她受洗归主
正当吕莳媛在父亲还在「做七」的期间,她在齐锡麟的邀请下到他的教会聚会,她的大学老师在那裏担任传道人,加上在拍《圣稜的星光》时,她从演员杨祐宁及他的姊姊身上看到基督徒的好形象,接触过基督信仰,后来她就在潘刘玉霞牧师的主礼下,受洗成为基督徒。

在决定要受洗成为基督徒前,吕莳媛特别去找过去长期为她「指点迷津」的灵媒告别,那个灵媒虽然「尊重」她的决定,但要她最后去庙里求个「符」回家放在儿子睡觉的枕头底下,说这样紧张的亲子关係就会愈趋和谐。当时还不清楚信仰真缔的吕莳媛,不假思索就照办,没想到到了庙门口,「齐哥」就打电话来,吕莳媛怕被责备,不敢接,到了庙里跪在佛像前,耳边却听到上帝对她说:「妳知道我有多爱妳了吧!」

这句话将吕莳媛「敲」醒,她整整哭了一个半小时后,心裏得着完全的释放,于是将《出境事务所》拍摄的剧本写作、筹资和先生的夫妻关係及与孩子的相处,全然交託给「老爹」掌权,并且从那天起,不再拜偶像找灵媒全心仰望主耶稣的救恩。

受洗后的吕莳媛,对于筹拍《出境事务所》,不再倚靠自己的能力,而是完全把案子完全交给「老爹」。每当筹资遇到瓶颈时,吕莳媛不再像以往用抱怨的态度去面对,而是以「老爹,你决定吧!」的信心全然交託。神也为吕莳媛及共同担任製作人的大观影视负责人陈希圣开路,后来南部的万安生命及吉园大吉座愿意支援硬体设施拍摄,这也让《出境事务所》省下了很多搭景的经费,终于顺利开拍,并且在客家电视台频道播出。

「神给我们基督徒荣耀祂的机会,要非常珍惜,而且要全心为主摆上去行动。」吕莳媛说,在《出境事务所》播出后,她有个机会受邀到花莲门诺医院分享,在那裏,医院安宁病房的志工、医生及家属都跟她说:「她们每集都在看,并且从剧情中获得疗癒。」那一次的经验,让吕莳媛深信,若《出境事务所》有任何疗癒人心的果效,那都是上帝的恩典,不是人的筹算可以做到的。

遇到过不去的事情交託主
在过去的年日裏,吕莳媛在生活中遭遇过婆媳失和、家人争吵、丈夫外遇及亲子教养等种种难题, 她也为此求助过心理医生,但这些伤痛和在人看来过不去的事情,都成为她在戏剧创作上的「养分」。吕莳媛说,人要跟先自己「和解」,是得着医治的第一步,我们常劝别人要放开心胸,不要计较,要包容、要原谅别人,但当自己遇到时,却难以承受。当面临过不去的关卡时,「信仰」是满重要动力。

吕莳媛常在祷告中,思想马太福音十八章22节「原谅别人七十个七次」的教导。她说,人和人相处的过程,都是一直在「磨合」,但还是有很多事是「过不去的」,这件事(原谅)其实很难,但主耶稣的爱,帮助我们可以跨出「和解」及「原谅」的第一步。

「心情不好的时候,往高处爬,你会发现,这个世界其实很大,而你的烦恼只有那幺小。」这是吕莳媛在製作《圣稜的星光》时,登上雪山山脉顶峰时有感而发写下的一句话,吕莳媛对于先生张作骥对她造成的伤害,她可以选择「原谅」,但对于两人未来的关係发展,她选择全然交託给「老爹」掌权。

「若《出境事务所》能带给观众疗癒,那都是来自上帝的恩典跟爱!」回顾这次得奖,吕莳媛再次感恩地将一切荣耀归与神。

吕莳媛小档案

学历 文化大学戏剧系影剧组

戏剧作品 《圣稜的星光》(2006,製作人)
《终极一家》、《公主小妹》(2007,编剧)
《倪亚达》、《牵纸鹞的手》(2010,编剧)
《终极宿舍》、《威廉王子》(2014,编剧)
《出境事务所》(编剧、製作人)

得奖纪录    2006年,《圣稜的星光》
获得金钟奖最佳年度连续剧
2010年,《牵纸鹞的手》
获得金钟奖最佳编剧
2014年,《出境事务所》
二度获得金钟奖最佳编剧

最喜欢的圣经金句:「凡劳苦担重担的人,可以到我这里来,我就使你们得安息」(马太福音十一章28节)、「不要怕,只要信」(马可福音五章36节)

相关文章:
《我们与恶的距离》话题发酵-善恶有标準答案吗? 我们没有论断的权利

相关推荐

sunber申博|时代大事|艺术舆情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新万博游戏官方网站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乐豪发手机版